新闻中心视频专题数字报旧版

党媒推荐图库政务部门动态

精彩互动

莱芜日报教育公益赢牟

鲁中晨刊论坛文学活动
行业资讯

报社之窗游戏

莱芜发布汽车

怀念我的伯父

2018-10-09 15:07:38       

2018年6月14日晚上,没来由的,我联系在剧团工作的堂哥,说想去看新戏,并问及伯父近况。堂哥说:他还好,现正在外地演出呢。第二天我才知道,就在我和堂哥通话的那一刻,伯父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伯父是一位戏曲演员,但他早年的从艺之路非常坎坷。爷爷原配不育,奶奶为继室,膝下有一女四子。四兄弟中,伯父行三。可巧的是,大哥二哥都喜欢吹拉弹唱,都是早年庄户剧团里的积极分子。这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他们年龄尚幼的三弟。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戏子在村民心里,仍属于下九流,农闲时节玩玩行,若当做整事,自然会被视为不务正业。这也难怪,那时伯父考中县剧团的录取信竟被爷爷撕了。而伯父却更加执拗,死扛到底,后来终于如愿以偿,正式成为了莱芜梆子剧团的一名演员。

“俺有个会唱戏的大爷!”从小到大,逢人谈起时,我常常这么说。在我很小时,伯父一家就进城居住了,留下村里的老宅。时过境迁,很多事在记忆中模糊了,印象最深的是过年时。那时奶奶不愿去城里,春节前后,伯父一家便回村来与我们团聚。“俺城里会唱戏的大爷家来啦!”碰到玩伴,我定会像个广播匣子那样广而告之的。这是多么值得高兴的事呀:他这一回来,给我带来了大额的磕头钱,带来了大电视,更带来了城里的大世面。八十年代,电视在绝大多数农村家庭中还很稀罕,尚在小学的我,几乎每晚赖在他家那17英寸的黑白电视前,看《神雕侠侣》,一直看到没了台,才被大娘“骂”回家睡觉去。父亲一定会对我这些个不懂事加以训斥的,伯父每次遇到,一定当我的保护伞,“孩子天性,玩一霎怕啥?你别自己一心焦就熊孩子!”然后就收起怒容,眼里裹着笑,对我说,要带我去城里。

去城里!一个农村娃有了期盼。眼巴巴盼了几年,伯父的提议,回回都被父亲回绝了。记不清哪一年了,我年龄大了一点吧,也许是父亲感觉我不那么皮了,又好像是那年期末考试考得不错,他终于松了口。春节一过,我就坐上伯父找来的大车,跟他进了城。热闹的车站和官寺商场,矗立在街边的百货大楼,特别是元宵节街上的花灯,玉壶光转,看不尽的满街鱼龙舞呀!当时恨不得多生出几只眼睛来。终于还是在街上走丢了,把我找回来时,大娘一个劲地数落,又是伯父笑呵呵地给我打圆场:回来就好!他还是个孩子嘛。记得那时,一有委屈,只要有伯父在,他笑着一开导,他的笑容和话语仿佛具有一种天生的魔力,我心头那些小阴霾就立马烟消云散了。甚至有人跟我打趣说:这不奇怪,他是演员嘛。我说:他是演员,更是俺大爷呀。回家后,我又当起了广播匣子:你们进过城吗?俺城里会唱戏的大爷带俺去的!……

父亲确实与伯父时有龃龉。父亲眼中的三哥,少时顽皮又倔强,成家后又不大顾家,上了年纪还是。二十多年前,奶奶沉疴难起,伯父却有重要演出回不来。父亲很生气,但他后来知道,伯父是强忍着牵挂与心痛,坚持把自己的角色演完后,飞奔回来的。所幸奶奶临终前,还见着了他最后一面。她的病床前子女五人全了,伯父心中稍安,父亲也是,但还是不能完全原谅伯父。

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去年春节前。当时大伯母去世,伯父一家回村吊唁,返城时一定要过来看看父亲(父母随我在镇上的学校里住)。我家住四楼,伯父也年近八十了。他握着我的手上楼,温热而有力。但他双腿微颤着,每上一层,便在拐角处稍作停顿,把气喘匀了,再往上爬。父亲见他气色不太好,一改往日金刚怒目式的抬杠,语气温和了许多:你都四世同堂了,身体又不好,也不歇歇,还出去演呀?而且还都是分文不取,你图个啥?伯父哈哈笑着:咱就好这一口哇!是乡亲们还看得起咱啊,只要还愿意听我这老头子唱,只要我还唱得动……

他终究没有听父亲的,根本没有好好在家休养身体的意思。

不幸还是发生了:伯父当时是在参加一场公益演出,正在表演时,心脏病突发,倒在了他一生热爱的戏剧舞台上。他的猝然离去,省却了家人病床前的侍候,却带来无尽的惋惜与伤痛。

平时要是没这么累,那晚要是没接受邀请……

还是别假设了,以他的脾气,这是不可能的。

作为他的子侄,我们只要见到伯父,必会听到他的谆谆嘱托:不要惦念和顾及他,管好各自的工作和生活,照顾好各自的父母。推己及人,宽人律己,尽量不给别人添麻烦,伯父生前也是一直这么做的。伯父曾留下遗嘱:不开追悼会,不收礼金,不置墓地,骨灰不留,直接撒入江河,回归自然。但让人吃惊的是,在他的遗物里,竟还发现了这样一张红色的“遗嘱卡”:“儿女且记,父无论和哪家演出团舞台献艺,如出现身体不适或其它情况,不要找对方麻烦,自行处理。父留言。”

原来伯父在退休后,特别是知道自己心脏不好时,就手写并自制了这张卡,只要有演出邀请,他就带在身上。卡的正反面都写着同样的43个字,字字千钧。

我们现在已经深知他的用意了:社会上老人讹诈事件时有发生,了解自己身体状况的伯父,总是告诫子女,无论受邀何处演出,万一发生特殊情况,是自己身体所致,与别人无关,不能赖人,更不能讹人。但谁也不曾想到,他竟将口头嘱托制作成卡,随身携带着。

伯父唱了一辈子,但我从未在生活中听过他唱戏。我甚至没有完整地看过他出演的任何一出戏。就连后来由山东电影制片厂拍成经典戏曲电影的《红柳绿柳》也是。他一生塑造的五十多个古装和现代舞台艺术形象,我能说得上来的也寥寥无几。至于早已成为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莱芜梆子——— 这一知名地方剧种,我得老老实实地说明:我是先知道伯父会唱戏,才知道有莱芜梆子。

“我有个会唱戏的大爷,他叫张洪展。”逢人谈起时,我还会这么说。

□张萌

?

莱芜新闻网新浪微博:西湾赌场

本文地址:http://www.ahxxf.net/html/content/news/keji/5bbc53f3a8aedabd0b8b4658.html
文章摘要:莱芜新闻网,东厂黝黑挡驾,便能蓝钻不分伯仲。

莱芜新闻网腾讯微博:http://www.ahxxf.net/ppzcdjm/laiwuxinwenwang

  •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请点击进入 嬴牟社区新闻杂谈 发言
如果你对莱芜新闻网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 到论坛反馈
   1、莱芜新闻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莱芜新闻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莱芜新闻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莱芜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莱芜新闻网、莱芜日报、鲁中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推广信息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广告服务|法律顾问|网站导航|莱芜公益|联系我们|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和处置
莱芜市委宣传部主管 莱芜日报社主办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 网站电话: 网站邮箱:laiwunews@126.com
Copyright © 2005 - 2012 www.ahxxf.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莱芜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网法律顾问:澳门四季赌场
西湾赌场

莱芜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